Wei's jotting

關於部落格
  • 34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 聽瀟湘 話瀟湘 §

§ 聽瀟湘 話瀟湘 §

 

背景音樂 : 《 瀟湘雨 》 ~  馬吟吟

~~~~~~~~~~~   

 

 

【章一﹒  花醉紅塵】

 

倘若,倘若不是遇上那位雲遊畫師,

她一生會如同所有的世間女子,

成年婚配、相夫教子..

 

一切因緣起於六歲那年偶然的一個黃昏,

如同河流改變了航道,

流向哪裏它自有它的方向與定數

 

那個春天的黃昏,她拿了母親的一把團扇,

在院裡的牡丹叢中撲著蝴蝶,瞬間她驚訝發現,

有個人靜靜站立在遠處,容貌古怪背支碩大的毛筆,

表情沈穩略帶一絲風塵僕僕的滄桑,那雙深邃的雙眸,

幾乎能穿越歲月重重的濃霧,看清一個人的來世今生

 

他輕聲問:「你是瀟湘嗎?」 ,

她奇怪這陌生人怎知道自己的名字,

但還是重重的:「嗯」了一聲...

瀟湘的童年就在此刻結束了

 

這位叫畫魂的雲遊畫師被父母挽留, 成了瀟湘的老師,

從此瀟湘跟著畫魂師傅,學習詩詞歌賦、水墨丹青

 

瀟湘心性似乎註定就與詩畫相通,

這一切對瀟湘並不是什麼難事,

把原有的嬌頑與懵懂緩緩褪去,釋放出才情和靈氣,

瀟湘成了方圓百里人盡皆知的小才女

 

適值深秋時節畫魂師傅提出告辭,

 這時瀟湘突然向師傅索取一幅畫,

便於日後如睹師恩,畫魂師傅取了他們初次見面時,

瀟湘手中握著的那一柄團扇,寥寥數筆素白的絹面左側,

便長出了一株牡丹,幾朵嬌艷正在枝頭爭豔,

似是生命中最繁盛的花期

 

但直覺告訴瀟湘,這是尚未完整的一幅畫,

絹面右側空白處蘊藏著太多未盡的筆墨,

畫魂師傅明瞭瀟湘的心中問事,

便告訴瀟湘十二年後他故地重遊時,

會為其補畫上全畫中未完的景致,

末了,為這畫題名「花醉紅塵」

 

這一年,瀟湘六歲

 

..........................................

 

 【章二﹒ 花憶前身】

 

十二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十二年中,

瀟湘常出神的凝視著手中的團扇,猜測畫魂師傅,

在扇面空白處會塗抹上怎樣的色彩,

而她自己的故事又會擁有怎樣的序幕與結尾?

 瀟湘心中隱隱直覺,有隻看不見的翻雲覆雨手,

正悄然將謎底細密地縫在扇面上

 

十來年後的瀟湘,日益成為鄰裏鄉間交口傳誦的傳奇,

每在一年一度的谷雨時分牡丹花會如期而至,

牡丹園裏花意正濃人群熙攘,瀟湘也和丫鬟前往,

牡丹長勢正好,枝葉在明澈的天空下交錯疊沓,

散出淡淡的暖香,兩人穿花度柳行至繁花深處,

突見一朵紅牡丹正隨風飄零而落,

綠草叢中一抹殘紅煞是醒目 ,瀟湘拾起那朵牡丹,

 只見花瓣飽滿圓潤莖蕊輕巧分明,

透過光線仿佛可見汁液汩汩流動似的

 

本是生命中最美的花期卻莫名雕落,

突然間瀟湘心有所動,所謂如花美眷其實稍縱即逝,

而正處花期的自己又會擁有怎樣的年華?

睹物傷懷憂心難遣,不禁取出絲帕將那朵早落的牡丹,

輕輕包好放回袖袋,而在轉身的一刻看見遠遠的,

有人在觀望自己,那人白衣華冠,嘴角露著一絲會心的笑意,

顯然他已目睹了方才的那一幕,

瀟湘的心弦被輕撫地撥動了一下

 

這些年中亦不乏上門提親者,可瀟湘所見不過是浮花浪蕊、

輕薄淺俗之流,想不到在這竟有如此氣韻跳脫之人,

禮儀清規如影隨形令瀟湘無法上前,

亦無法言說牽著丫鬟的手轉身離去,而那扇面的翻雲覆雨手,

已緩緩為命運真相點露出些許端倪

 

回到府中心緒難平,那些綿延的繁花、

那朵早落的牡丹、那張掩映在花樹中的笑顏,

都似乎近在咫尺卻又遠隔天涯,初春,

瀟湘的心就像沐浴在陽光中的新芽,

於春風中怯懦而執著的舒展開來,

知道今後的自己將不同於往日,

時光將變成一條永恆只往前行的河流

 

一年不相遇我等你一年,十年不重逢我等你十年,

單薄的身軀內竟蘊藏著如此驚人的耐心與從容,

性情也愈發恬淡,外界的紛擾、父母的勸慰,

難已掀起內心的波瀾,惟有那朵精心包裹在絲帕裏,

已日漸褪色的牡丹時,才會發出持久的悸動

 

翌年,瀟湘又前往牡丹花會,

 有如在赴一場沒有承諾的約定,

只是熱鬧人群中沒有見到那位魂牽夢繞的白衣少年,

「不要緊」瀟湘安慰自己:「還有時間可以尋找那個人」,

連年的谷雨時分,瀟湘都將包著牡丹絲帕藏在袖袋裡,

滿懷憧憬的賞遊牡丹,可是那個人依然杳無蹤跡

 

日暮時分春雨驟降,路人紛紛散開瀟湘與丫鬟走散了,

獨自碎步到一株花樹下躲雨,幾滴雨水微微浸濕了頭髮,

在想取出絲帕輕沾時,怔住了一下袖管裏的絲帕不見了,

定是剛才不小心弄掉了,那朵沾染了歲月風塵的牡丹,

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它見證了自己的成長與心事、

悲傷與情愛, 就在此時,遠遠的一位少年朝這花樹跑來,

在抖落一身的雨水抬起頭的剎那,

猝不及防遇見了一雙似曾相識的眸子,

一切,仿彿回到他們初識那天,

樹下的俯首拾花遠處的微笑凝望,

只是,當年的溫煦的陽光,化作了今日的瀟瀟春雨

 

「我記得你,你就是兩年前那個撿拾落花的女子」

他的聲音充滿驚喜:「我找你找了兩年」

如此率真情切毫無唐突倉促之感,

他找瀟湘找了兩年,瞬間靈魂出竅般,原來,

他是記得她的,而且和她一樣花了兩年時間,

僅僅為了尋找彼此,

此刻瀟湘看見他手中的一方絲帕才領悟了過來:

「這是我方才在路上撿的,絲帕上刻有瀟湘二字,

帕裏面還包著一朵牡丹,如果沒猜錯,

小姐您應該是這位瀟湘姑娘吧?」,

 瀟湘微笑著點點頭

 

天色漸漸黯淡彼此都沈默著,

只聽見雨水寂寥的滴落聲和兩人安靜的鼻息,

而此時已傳來丫鬟焦急呼喚,

「早聞姑娘芳名,他日定將登門拜訪」,

這是他對瀟湘說的最後一句話, 轉身前,

不過驚鴻一瞥發現他的後背已被雨水濕透,

樹下方寸之地他為不讓自己淋雨竟不惜將背置於雨中,

「他是如此克己禮讓、錦心繡口」令瀟湘心生暖意,

在心中對身後那個己越來越遠的人默喊:

「給我一個承諾,我願為你等上一千年」

 

當夜多年未見的畫師行經故地,畫魂師傅對瀟湘全家說,

他是來踐約的:「一個十二年前就定下的約」那幅團扇,

依然寥寥數筆,那另瀟湘耽想多年的扇面右側,

翩躚躍出一只起舞的彩蝶,畫魂師傅告訴瀟湘,

這幅畫現在名叫:「花憶前身」

 

早有聽說:「一朵花是一只蝴蝶的前世,

每只蝴蝶翩飛花叢,只是為了尋找屬於自己的前世」

頓時心有所動:「那白衣少年是自己所要尋找的前世嗎?」,

師傅沒給答案只是告訴說:「這依然不是一副完整的畫 」

待師傅再走完生命中新一旅程,然後把這幅畫完成

 

這一年,瀟湘十八歲

 

................................................

 

【章三﹒ 花開一瞬】

 

轉眼之間,又十二個年頭過去了

 

此時瀟湘是深居簡出,潛心吟詩安靜作畫,

不再是眾人口中傳誦的傳奇,倒更像是一個難解的謎,

因為瀟湘心中的希望從不曾幻滅,

也永遠記得那華衣少年在樹下給的承諾:

「早聞姑娘芳名,他日定將登門拜訪」,可是,

他日竟沒有他日,

瀟湘一等十二年那個少年一直沒有來

 

十二年裏,發生了多少事?時局不安國家動盪...

 

這一年,瀟湘十九歲,父母雙雙病逝,

病榻間念念不忘是瀟湘的婚事

 

這一年,瀟湘二十歲,家道中落,國勢萬變

 

這一年,瀟湘二十八歲 ,被迫離城順江而下遷居異鄉,

但這次離鄉的遠遷,成全了和他十二年中唯一的一次邂逅

 

正當和家人坐了東去的扁舟上,獨倚船欄望這華城最後一眼,

許多的不捨在淚水漸潤濕雙瞳時,突然發現河對岸,

一群白衣素服的人正在為一劍客送行,

但一眼便在人群中發現了他,

3英挺俊逸的他面色凝重神情悲戚,

在人群中顯得那卓爾不群

 

雖然這樣的邂逅是一直在期待的,

然而很顯然他也發現了瀟湘,

他錯愕的眼神已經顯露了一切,

他開始揮手瀟湘也不自覺地回應著,

可是瀟湘無法發出已被淚水哽了的聲音,

夕陽倒影被江水搖曳得支離破碎 ,

河畔柳樹的柳絮在風中簌簌下落,

落在肩頭,落在髮上,仿拂回到多年前那個青澀的年代,

「早聞姑娘芳名,他日定將登門拜訪」

這一別生死兩茫茫,何時能再重逢?

 

他倆僅隔一江之水 , 卻如同隔著無法跨越的萬重山河,

他只能取出一方絲帕朝瀟湘深情地揮揮手,

然後輕闔雙眼雙臂迎風展開,

似要擁抱暌違多年的愛人,這無法觸及的深情相擁,

船漸行漸遠看著他漸漸消失在自己的視線,良久心緒才平靜,

而那隔江的擁抱讓瀟湘在最冷的人生時刻,感到絲絲的溫暖,

哪怕僅是為了這個揮手這個擁抱,瀟湘也決定繼續等下去

 

時光如白駒過隙,兩年又過,遠居異鄉的瀟湘,

更加緘默,從容地看著時光流逝臉上無悲無喜,

只剩下無奈的釋然和落寞的美

 

一天傍晚,畫魂師傅突然叩門拜訪,訝異著師傅如何找到,

在這遙遠而陌生的他鄉,畫魂師傅問瀟湘:

「你在等人嗎?」瀟湘很驚訝師傅怎知道,

自己心底最深的秘密,又彷拂回到了二十四年前,

畫魂師傅問瀟湘:「你是瀟湘嗎?」,

當時腦海泛起同樣的疑惑,

也和二十四年前一樣,瀟湘只是重重的:「嗯」了一聲

 

「那,瀟湘不用等他了,他永遠也不會來了,

但他托我帶給你一樣東西」,

是那方再熟悉不過的絲帕,顫抖著打開裏面包著的,

是一朵如初的紅牡丹

 

       「有誰知道一朵花雕零時的痛楚?」瀟湘咬住下唇,

雙手緊緊握著那朵重新綻放的牡丹,花瓣被無意識地揉碎了,

冰涼的紅色汁液沿手心中的掌紋一直滲透到她心裡,

或許,兩人不過是紅塵荒涯的兩只蜉蝣,

壽命之短有如目光交接的瞬間,

所以,他們在夜晚的偶遇後,註定是清晨時分隔天涯

 

畫魂師傅說:「現在,我可以把那幅畫完成了」,

仍是那團扇、仍是寥寥數筆,

那春意正濃的花樹下卻多了朵早落的牡丹,

一幅畫歷經二十四年方才完成 , 畫魂師傅告訴瀟湘,

這幅畫的名字叫「花開一 瞬」

 

所謂剎那芳華不過只開一瞬,

而那彩蝶苦苦尋找的前世,

竟是那朵早凋的牡丹

 

這一年的瀟湘,已然三十歲

 

畫魂師傅繼續問道:「如果給瀟湘一個生命的輪回,

瀟湘是否會再用二十四年來等待一個人?」,

瀟湘想了想點頭說:「我會的,如果生命真的會有輪回,

瀟湘依然會去等他」

 

畫魂師傅看著瀟湘緩緩地說:「瀟湘,你想的事情,

不要說出來也不要去做, 很多事情, 一說就破, 一做就錯,

即使再有一個輪回,你依然會等來一個失望」

 

而此刻的瀟湘已心靜如水,沒有反駁畫魂師傅的話,

只是想:「其實師傅錯了, 瀟湘真的不介意再等個二十四年,

因為瀟湘已經等過了二十四年」,

她知道人生輪迴並無法用長短來丈量,

更何況那個雨夜的記憶,已經足夠溫暖瀟湘的一生了

 

「那個在出梅入夏蔥蘢歲月裏匆匆遇見的人,

讓我們就這樣彼此遺忘吧,

只是,請在下一場生命輪回的某個雨夜,來到同棵花樹下,

請不要刻意將背置於雨中,請牽緊我的手,

讓我們依偎著彼此的體溫,

在牡丹醉人的清香中,遙看華年飛逝如煙」


 

【歌詞】
 


那場雨下在心裡 這麼多年未曾淡去

一面之緣的相遇 決定來世今生的宿命

青石板上遠去的馬蹄 他日約定 在青春中慢慢燃盡

你多情你無心的一筆 把我葬在等待裡

花兒開在雨季心碎在手裡 那叫瀟湘的女子在哪裡

花兒開在雨季心碎在手裡 那瞬間足夠用一生去回憶

花兒開在雨季心碎在手裡 那叫瀟湘的女子太美麗

花兒開在雨季心碎在手裡 那瞬間足夠用一生去珍惜

那場雨下在心裡 這麼多年未曾淡去

一面之緣的相遇 決定來世今生的宿命

青石板上遠去的馬蹄 他日約定 在青春中慢慢燃盡

你多情 你無心的一筆 把我葬在等待裡

花兒開在雨季心碎在手裡 那叫瀟湘的女子在哪裡

花兒開在雨季心碎在手裡 那瞬間足夠用一生去回憶

花兒開在雨季心碎在手裡 那叫瀟湘的女子太美麗

花兒開在雨季心碎在手裡 那瞬間 足夠用一生去珍惜

 

 

                       Wie. 2011.06.2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